电影学术

电影学术 2018-09-22 13:20:48

  中新网上海新闻5月16日电 (王笈)“文学性与新时代艺术电影——电影《村戏》学术研讨会”15日在上海召开,通过剖析艺术影片《村戏》探讨文学和电影之间的关系,为今后的电影创作建言献策。

  上海电影(集团)有限公司党委、董事长任仲伦会上表示,中国电影产业化后,真正用心、用思考创作的作品不多,用心、用思考创作成功的作品更少,《村戏》的导演郑大圣多年来始终自己的艺术追求和艺术,《村戏》得以成功也是上海电影人的一次胜利。

  电影《村戏》剧本改编自《贾大山小说精品集》中的前半部“梦庄生态”部分,主要是《村戏》《花生》《老》等。剧情发生在1982年隆冬时节,人们在渴望春天的到来(包产到户),王支书要村里恢复演出老戏,“戏篓子”老鹤安排刚演男主角,女儿小芬不情愿,女儿的意中是奎的儿子王树满,奎和了10年的“九亩半”成了“分地”的焦点,“唱戏”“分地”交织中牵出一段历史悲剧。

  在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毛尖看来,近年来中国电影不乏农村题材作品,许多作品也都不错,但仍存在着一种不足,即这些镜头下的农村与城市完全不同,“郑大圣的《村戏》重新出了乡村电影的传统——乡村就是家国。新世纪许多农村题材作品,农村都被‘割裂’为一个似乎非常荒诞的地方,《村戏》重新将乡村概念拉回到了家国概念。”

  “《村戏》是上海文化非常重要的,体现了上海文化的‘海纳百川’。”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毛时安认为,《村戏》是一部充满思想力量的电影,电影所展现的这段历史,确确实实需要有持续的、片断性的和反思;《村戏》是一部文学的电影,虽然讲究电影形式,但所有形式都服从于贾大山文学叙事的基本风格,带有乡村的凝重感;《村戏》是一部艺术电影。

  “《村戏》是这样的一种艺术姿态,能够获得现在这样的待遇,我觉得已经是最好的了,这部电影再过50年、100年,还会是这个时期中国电影的、风骨和责任,不仅是导演郑大圣个人,也是上影的收获、当代电影界的收获。” 中国戏剧家协会副罗怀臻说。

  研讨会由上海电影(集团)有限公司主办,上海市文艺评论家协会、上海电影评论学会协办。(完)

  贾樟柯拍摄《江湖儿女》圆“江湖梦” 廖凡为角色苦学三个月山西线后”浦东迈向新高地 地球仪旁解开“成长烦恼”

 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,务面授权。